9b1x vtpb wg2u 3ttl yyk2 9lvh ldp7 nnsg 979l bh71
天籁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山海画妖师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云馨儿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!这个我知道!”云小缓突然跳了出来:“你们问我啊,这件事我知道的肯定比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秋可音姐姐跟我说过的,她早就邀请过秦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馨儿没想到这一茬,暗道秋家跟秦家的关系本就亲密,没道理不邀请,只是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云馨儿:“还有秋可音不是在山海村吗,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去过竹林村!”云小缓连忙说道:“我是通过山海牍跟她聊天时才知道的!”

    这一刻,云小缓表示自己真心机智!

    然而,云馨儿的脸色却是彻底黑了下来:“你怎么知道她在竹林村?”

    “哎。。。”云小缓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:“哎嘿嘿嘿。。。”

    只见云馨儿直接无视了卖萌的云小缓,就这么将她王膝盖上一压,然后对着她的小屁股就是一下。

    “哇!救命啊!!”

    “让你调皮!让你跑出去野!让你又不听话!让你撒谎!”

    不过事实上,这其实就跟秦轩打小雪仙一样,都是虚的,云馨儿才不舍得打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呢,但为了妹妹的安全,云馨儿还是摆着脸,严肃的问道:“以后还敢不敢再去山海村里闹腾了?”

    只见云小缓双手捂着屁股,怯生生的低着头:“不,不敢了啦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多少遍了,不能去山海村,那里多危险啊,什么时候有只凶兽冲出来了,要是把你给伤着了怎么办。。。”

    眼见的姐姐又要进入老妈子说教模式,云亦纵连忙打圆场:“好了啦姐,小缓再过几年都可以上山海院了,到时候就有自保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山海院就了不起了吗?!”云馨儿怒视云亦纵:“还有你也是,别以为读了山海院就觉得自己很厉害了,这天底下比你们厉害的人多了去了,现在外面的局势是多么的混乱,你们知道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”云小缓还是想出去玩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只见云馨儿快速的拍了两下手,随后,她身后隐隐浮现出了金色的波纹,下一刻,两尊身披金甲,衣着金光流仙长衫的战神便半跪在了她身后:“你们两个,从今天开始就给我隐匿在小缓身边,保护好她,”云馨儿回过头,凌厉的目光落在了两位金甲战神身上:“倘若她掉了一根汗毛,你们俩就自己去斩仙台,不用再来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没有恐惧,两尊金甲战神的目光中毫无波动,仿佛云馨儿的命令就是他们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姐你这也太夸张了吧!”云亦纵一扯云馨儿的衣袖,说:“派两个4阶的天君给小缓当保镖,她会交不到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遇到危险,他们又不会出手!”云馨儿说:“更何况,除非小缓受到威胁,否则他们是不会现身的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~~”云小缓知道没办法劝服姐姐,于是跑到云竭老爷子那里撒娇:“我才不要他们俩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!”

    云馨儿看了眼云竭,意思就是不能再放纵小缓了,这让云竭很无奈:“小缓听话,馨儿也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见云小缓还是有话说,云竭连忙说道:“就这次!至少这次,你要让他们两个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?”

    云馨儿没想到云竭竟然会站在云小缓那边,可云竭这一手却让云馨儿也没办法,她要派两个4阶战力的天君贴身保护云小缓,云竭也同意了,但老爷子也稳住了云小缓,那就是只用一次,就这次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的确是做到了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于是,云小缓开心的又蹦又跳,跑进屋子的时候,还偷偷对云馨儿做了个鬼脸,差点没把云馨儿气的将她抓起来,狠狠揍一顿屁股。

    “额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亦纵见姐姐看过来,连忙继续认真工作:“我还有很多货要查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云馨儿暗骂一句,然后走到了云竭身边,轻声问道:“老爷子你刚那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之前,云竭表面上是顺了云小缓的意,可实际上,以他对小孙女的理解,若云小缓真闹腾起来,这两个天君说什么都是留不住的,再说云馨儿,你别看她好像一副严厉姐姐的样子,其实心最软了,若是真急哭了云小缓,云馨儿保准坚持不住,肯定会撤了那两个天君。

    所以,这其实是云竭,要在这两天将天君留在云小缓身边,保护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这次秋家大婚,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。”云竭说:“秋祀言那孩子我从小看到大,他怎么也不是一个爱张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以秋大哥的为人,低调还来不及呢。”云馨儿也觉得很奇怪:“可这次却如此大张旗鼓,邀请函几乎是将画妖师权贵阶层发了个遍,实在是太奇怪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如果秋家大婚要邀请亲朋好友来祝福,那同为二十四门第,云家自然是会去的,除此之外,孙家、项家、张家、夏家、汤家等等,也定然是必不可少的,除此之外,最多就是邀请一些秋杌年的门生,也就是曾经的弟子们。但像这次这样,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,如果说这里面没什么猫腻,这些大家族出生的老不死,这么多年的饭也是白吃了。

    “我太了解秋老哥了。”

    云竭太了解秋杌年了,这样的婚礼,绝对不符合秋杌年的性格,秋崇伯,也就是秋祀言的父亲,秋可音的大舅,他现在虽然是塾龄牧部门的部长,但秋崇伯却极为清廉,他跟秋杌年在为人处世上差不多,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次婚礼的设计者。。。

    “是王家?”云馨儿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家族而已,哪里来的这种魄力!”云竭说:“跟我等世家门第正面碰撞,他们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云馨儿并不是很擅长政治:“那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,我听说秋祀言和那个女人走的很近。”

    突然,云馨儿的瞳孔一缩:“老爷子你的意思是,这背后是她在操控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你应该比老头子我更清楚才是,”云竭说:“馨儿你跟那个女人从少儿塾开始就是同学,十年相处,你不会不知道她的性格吧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?

    除了秦夕瑶,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看明白过秦夕瑶这个人过,她想做什么,又想要什么,我都不知道,”云馨儿喃喃道:“可无论是曾经,还是现在,她都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怕的人!”云馨儿至今还记得,在子落园(初中)的时候,秦夕瑶对生命的藐视,那种拿他人的尸体铺路,然后毫不犹豫向前的冷血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”云竭想到了之前跟张脊北聊过的事:“她也会来参加秋祀言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太危险了!!”

    云馨儿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秋大哥他是不是疯了,竟然连她都敢请过来,难道他不知道夕瑶过来的后果吗?”

    “而且,”云馨儿压低了声音:“爷爷你们不是要支持秦轩那孩子吗,这样的话,夕瑶要是过来了,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竭也好,秋杌年也好,其实都是传统派的掌门人,换言之就是,他们认为男子才应该当家作主,秦家是秦轩的,秦夕瑶不能牝鸡司晨,以前他们是不敢跟秦夕瑶怼,但现在不一样了,他们有了秦轩,已经完全不虚秦夕瑶那个臭丫头了!

    “老爷子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。”云馨儿实在搞不懂那些老一辈子掌门人的想法,他们竟然能这么自信:“夕瑶真的是个不能惹的人,老爷子你必须答应我,千万不能当出头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云竭似乎想到了什么:“对,馨儿你说的对,我们不能当这出头鸟,不能当。。。”

    秦夕瑶喜怒无常,恩威难测,她要是一怒之下来个杀鸡儆猴,云家这么小的家门可撑不住,毕竟她就算念及血脉相连,不动秦轩,可他们这些人,她难道还不敢杀吗?

    但现在的问题是,孙家、云家这边已经结盟了,约定一起站在秦轩那边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再跑去找人试水,可能会错失良机啊。

    云馨儿抓着老人的手,安慰道:“我们家,真的赌不起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赌不起?对了!”云竭忽然说:“并不是谁都跟馨儿你一样了解秦夕瑶啊,肯定有人会赌,会以最快的速度把筹码压在秦轩身上,这样一来,我们不就能让他们先去探一下秦夕瑶的虚实了吗?”

    这次参加婚礼的权贵那么多,肯定有人按捺不住!

    而到时候,论亲近,他们二十四门第绝对更占优势,所以即便成功了,也不会被人占去多少便宜,可若是失败了,那这招投石问路就真的是值了!

    “可真的会有那么傻的家族吗?”

    云馨儿虽然政治觉悟不高,但她也能看出来现在不是献媚的时候,所以云馨儿想不出谁会那么蠢,在这个时候跳出来站位。

    “哼,”云竭笑了:“馨儿你忘了有一个家族,最喜欢当墙头草了吗?”

    云馨儿也想到了那个家族:“爷爷你是说,洛家?”

    洛家墙头草,当年为了利益背叛了二十四门第,这要是放到蓝星抗战时代,就是妥妥的汉奸啊。

    还有之前,秦夕瑶在的时候,拼了命的要拿自家人去跟秦家人联姻。

    老秦家嫡子跟洛兮语的订婚,就是洛家打得主意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们完全弄错了秦夕瑶对老秦家的态度,秦夕瑶一门心思要灭了老秦家,通过老秦家嫡子去抱秦夕瑶的大腿,简直是蠢到家了!

    这么一个看不清局势,却又喜欢在你眼皮子底下跳来跳去的家族,秦夕瑶是什么个态度?

    “我听说,秦夕瑶似乎不太喜欢洛家人吧?”

    云竭想到了当年秦无涯当政的时候,洛家知道秦无涯不喜欢他们,于是勾结外敌,幸好秦无涯早就盯着他们,这才将事情压下去。

    在当时,秦无涯原本是要给洛家颜色看的,但被其他几个交好的家族劝阻,放过了他们,可秦无涯死后,抢蛋糕抢得最欢的就是他们,而且还公然与老秦家联手,四处追杀秦守岸,要将秦道雪的血脉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如今的情况与当年是多么的相似,洛家不讨秦夕瑶的喜,肯定想着倒戈相向,而当秦轩出现的时候,洛家会做什么,云竭就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洛家吃相一向不好看,”云馨儿说:“这次秦轩的事一传出去,他们肯定会做出蠢事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竭目光中透着冰冷:“该轮到洛家,还这笔债了!”